回訪總書記掛念的那些地方(五):不一樣的神山,不一樣的人

2020-01-23 15:25:30來源: 科技日報 作者: 寇勇
新春走基層,

肖穎 科技日報記者 寇勇

“一盞清茶一縷煙,灶君大人上青天”,1月18日適逢小年,年近七旬的左秀發老爺子一大早祭完灶神便笑呵呵地出門晨練,“我身體不好有哮喘,一直要吃藥,現在政府的醫療政策好,藥費基本不用自己花錢,兒子們也有出息了,我是越活越有勁!”

“可不是嘛,以前他普通話都不會講,總書記來了之后天天晚上守著電視看新聞聯播,現在跟游客們聊起來一套一套的,精神頭大不一樣了嘞!”旁邊的村民打趣道。

在大山深處的神山村,蜿蜒整潔的水泥路旁有一堵引人注目的“笑臉墻”。三米見方的墻壁上,貼滿了村民們喜笑顏開的照片。村支書彭展陽說,每一張照片后面,都有不一樣的“脫貧”故事。

神山村位于井岡山市黃洋界下的山旮旯里,山多田少,交通閉塞,曾是典型的貧困村。2015年,全村54戶,建檔立卡的貧困戶便達21戶,被人們戲稱為“麻雀飛過不落地,挑夫進村不伸手”。

日子的轉機出現在2015年。那一年開春,井岡山市組織3000名黨員干部進村入戶,在全市開展“精準扶貧大會戰”,江西省科技特派團井岡山果業團的專家們也來到了神山村。經過規劃,村里先后成立了茶葉、黃桃專業合作社,并積極探索“產業+旅游+扶貧”的模式。

2016年2月2日,也是南方小年之日,習近平總書記走進神山村,與村民們促膝談心,做出了“井岡山要在脫貧攻堅中作示范、帶好頭”的重要指示和“在全面小康的進程中,決不讓一個貧困戶掉隊”的殷切囑托。

“精準扶貧大會戰”和總書記的到訪,使曾經“窮怕了”的左秀發們看到了不一樣的未來。根據“基地合作社示范+貧困戶優先+戶戶參與”的扶貧思路,通過市縣鄉產業扶持、部門籌集、社會捐助的方式,全村21戶貧困戶以每戶2.2萬元的股金加入專業合作社,按本金逐年遞增分紅比例,從而把農戶尤其是貧困戶牢牢拴在產業鏈和價值鏈上,實現長期增收致富。

村支委賴志成扳著指頭說,短短幾年間,全村從無到有,先后開發出200畝茶園、460畝黃桃園和30畝雷竹園,在專家技術指導和公司聯營支持下取得了良好的效益,累計為貧困戶發放分紅逾20萬元。

“對內多業并舉齊步前進,對外融入井岡山全域旅游大格局,這條路算是走對了!”駐村幫扶干部李燕平說。

在科特派專家的指導下,左秀發的大兒子左香云從搗鼓簡單的竹制品,到注冊商標批量生產“神山竹酒”,月營業額逐步攀升至數萬元。小兒子左春仁也憑著一手木雕手藝做起了旅游工藝品,加上家門口的“打糍粑”游客體驗和妻子胡艷霞辦的農家樂,日子越來越紅火。

今年44歲的彭德良家門口,掛著“神山村綠韻茶葉專業合作社”和“井岡山紅茶業有限公司神山基地”的招牌,堂屋內售貨架上整齊排放著十多種包裝精美的茶葉產品。他曾經是村里出名的藍卡貧困戶,為此不得不拋家別子在外打工十余年,他自嘲為“不堪回首的流浪日子”。在接待游客的空隙,彭德良小心翼翼地拿出“股權證”算了筆賬:去年股金分紅、茶葉代銷提成和土地流轉等等,年純收入不低于6萬元?!笆杖胗斜U狭?,還去流浪干什么!”他笑嘻嘻地說。

在村西邊山坡上的張成德家,女主人彭夏英在忙著準備喬遷新居?!斑^去分家時,三雙筷子、三個碗、一籮谷子就是全部家當,后來老公被砸傷了腳,干不了重活,我自己又不小心摔傷做了大手術,日子真是苦不堪言!”彭夏英說。

在扶貧加扶智、輸血變造血的政策支持下,2016年,彭夏英率先在村里開起了農家樂。她說,隨著通往村里公路的改善和環境整治的大幅提升,風光秀美的神山村迎來了越來越多的游客,“飯店一年收入10萬不成問題,加上合作社分紅,腰包也越來越鼓了?!彼南矏傄缬谘员?。

彭展陽介紹,家鄉的大好形勢吸引了越來越多的青壯勞力返鄉創業,過去僅有30余名老弱病殘留守的村莊,如今在外打工的不足30人。全村幾乎家家戶戶開辦了餐飲住宿、民宿體驗、土特產銷售等,最近,村口的振興學院也建成了,發展紅色旅游培訓有了更為扎實的載體。

“村里發展了,年輕人都回來了,年輕人回來了,村里肯定會發展得更好!”老支書彭水生說。

摘去了貧困帽子的神山村,扶貧故事俯拾皆是,富裕的未來正在描繪。

加載更多>>
責任編輯:馬樹懷
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